长垣旧事

眼泪有几年没掉下来过了吧,以前跟窦文涛似的,看啥烂电影都会哭。后来突然看啥电影都没感觉了。昨天去看1942,眼睛润了。晚上半天睡不着觉,想听到和经历过的关于吃饭的事。早晨起来继续看关于1942的贴子,我听说过的,类似的事别人都讲了,还看到了些没听说过的事。例如有人树上吊死了,几只狗,对,就是你在农村看到的土狗,跳起来,往下拽死人的肋骨吃。我讲点你没听说过,网上也查不到的。

自从开始写代码后,写字的事儿就离自己越来越远了,时间有限,我还得去写机器能看懂的代码,人能看懂的话,我简短地说几句吧。

1942里,地主家的人高墙上喊“贼人来了”。哈,类似的事儿我真听说过。我姥姥村里一个老头,特别喜欢讲“机七麻五打铁炉”的故事。小时候在姥姥家听过很多遍,还记得一次在10里外(很远啊)我所在的村偶遇,他又给我讲了一遍。有意思着呢。想听么?哈,我也记不清了。这么说吧,国民党的时候,有些村里的自备武装,说出来让你花容失色的!铁炉是我姥姥的村庄的名字,电影里地主家好像没有多少支枪,当时铁炉村防守机七麻五的进攻的时候,不但有枪,还有土炮!nnd,要是现在群众有这些玩意儿,拆迁工作可就不好做了。

机七和麻五是两个土匪头子,警察不管,刚开始,他们会绑架地主富农家的孩子要赎金,后来逐渐发展壮大,开始玩“大”的了。外面的军队玩攻克城池的游戏,他们呢,也玩攻城游戏,不过进攻的对象是村庄,攻下村庄之后干嘛,自己想吧,反正兄弟们就有吃有喝了。铁炉东边和北边的苏庄和宋庄(事实上可能不是这两个村,我早忘记了)被打掉了,铁炉加紧备战,机七和麻五杀过来了,铁炉的高墙和大炮起了作用,把机七和麻五打败了,故事讲完了。

这事不是假的,小时候我表哥带我去看过造土炮的地方。但我网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字,是啊,在大战不断的千年文明古国,这种村庄“战役”小得不值一提。但老头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,学着喊“贼人来了”的时候,想必也是如何的眉飞色舞,这事,对他来讲,跟神马赤壁之战,莫斯科保卫战,徐州会战是一个级别的。

网上的人们讲着老人讲的各种以前的事儿,其实真实远比电影更残酷,电影结尾,作者的妈妈说:“糟心的事儿我都忘了,你又写它,图个啥”。过去发生过的撕心的或羞耻的事儿,谁还愿意提呢。我听说过的其他的旧事儿,也就没什么稀奇了,跟网上别人听说的千篇一律。这里列一下吧。

马车和架子车:以前农村有两种车,一种是瞎鹿拉的小车,叫架子车,一种是地主富农家的大马车,跟电影里的一样的,赞一个。我爷爷家有马车,他小时候被绑架过,跟他爸在睡觉的时候,他就被坏人抢走了。绑贼讲信誉,给地还人。

我爷爷的妹妹的丈夫,自己跑到城里去了,老婆,孩子爹妈都不要了。我初中的时候在我这个姑奶家住,顺便给她家的小孙子们做保姆。孩子们哭了真难对付啊,汗。

姥姥村里有人讲过自己被日本人抓走,又放回来的经历。

三官庙有个傻子,我们上学的时候经常见到。大人说他家以前是地主,解放后他爸还是他爷爷被拉到大树上,再放下,被摔死了。

对了,还有个词,电影里提到了,我小时候也经常听说:“抓壮丁”,村里有个老太太,儿子被抓壮丁了,当了国民党,后来到哪了不清楚,有人给我讲过,文革的时候,因为她儿子是国民党,人们惩罚她,让她使用自己的小脚(那时候的人裹脚),沿着木头过大坑。

三年自然灾害,你懂的,村里的人常提,没吃的了,逃荒吧,往前走,有人死了,没力挖坑,弄点土把死人的脸盖盖,继续往前走吧。

是的,电影里的拉着逃荒的人的火车进陕西,被拦了,58年的时候,村里逃荒的人,刚走了20里就被兵拦下了,上级指示,不准出去逃荒,毛主席好,知道你们出去也是死,还不如饿死在家里。元朝的皇帝,狠吧,朱元璋家没饭吃,老人饿死了,作为壮年,朱元璋可以出去逃荒,一走走了好几个省。这下好了,58年的时候,村里没了粮,村民没了车,没了马,更没有了枪和大炮。也不让逃荒,只能在家里等死。而且,这次是壮年也死不少,没听说过吧。因为壮年力气大,饿得快。听说过饿到浮肿,见过什么样吗?我也没见过,听人说过:你的哥们,年轻的哥们,跟你在地里干活,突然,对,是突然,头变大了,脸鼓起来了,眼睛和嘴巴都陷到肉里看不见了。

朱元璋年轻的时候,蒙古的皇帝怕百姓反,十户一把切菜刀,最终还是没阻止人们拿起切菜刀。58年的时候,别说切菜刀,一块铁在家里你都找不到。统治者是高手高手高高手,历史学得好,教训领会得深。俱往矣,秦皇汉武,成吉思汗,都是狗屎,笨得一米,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。饿死还能让你安静地饿死在自己家里,不折腾。再后来,听说为了平民愤(如果有的话),河南有几个县的书记被毙了。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是信了:饿死人是这些县官坏,他们是狗官,不是人。而毛主席天天挂念着我们呢,他老人家听说我们没饭吃,自己都吃不下去饭了,人民的好主席啊。

电影里的儿媳妇生了孩子,说掐死吧。这是真叻。以前大家不会避孕,生了孩子养不活,就掐死了。我爸爸说,小时候地里经常看到死孩子,见惯了,见了跟见个死兔子没啥区别。

直到80年代,地里还能见到或着活着或着死着的婴儿,我没见过,但我斜对门的黑丫头,就是她爸从地里捡的,她屁股上有一个大疤,据说是太阳晒伤的。她真幸运,没被晒死,晒成火腿。现在肯定嫁人生子了吧。

你妹,上面所说的不是我抄别人的,我也没亲身经历过,道听途说的,就是我老家那条土道,别信,我反正不愿意信。

最后咬咬牙,说点我自己都不愿意提的:

我老婆的姥爷,解放后,家里搜出了一把枪,地里埋着的,还是被发现了,老头被毙了,当然那个时候他不是老头,他也没有机会成为老头了,30来岁吧。我dang对民间枪支的管理力度,老蒋那个笨蛋差远了。
Don’t speak到欧罗巴领奖,谈到他妈带着他到生产队的地里捡麦穗被扇耳光的事儿。我妈小时候,也去捡麦穗,捡回来再埋到院子的地下,省着吃。一次她带着妹妹,也就是我二姨,走20里地,捡麦穗,我二姨说,累了,走不动了,姐背我,然后就死在我妈的背上了。对,中暑死的,意外而已。

有人谈到二战后日本的惨象,说每家每户都有人死于对外战争。中国近三四代,实际上看来每家每户也都有死人,但绝大多数不是死于战争,而是死于自己折腾自己。

现实是不是比电影更刺激?

3 thoughts on “长垣旧事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 <pre lang="" line="" escaped="">